• <sup id="yqsiq"><noscript id="yqsiq"></noscript></sup>
  • <strong id="yqsiq"></strong> <optgroup id="yqsiq"></optgroup>
    <sup id="yqsiq"><button id="yqsiq"></button></sup>
  • <strong id="yqsiq"></strong>
  • 證券時報官方微信公眾號

    掃描上方二維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證券時報官方新聞客戶端

    掃描上方二維碼下載客戶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專欄 >

    完善券商薪酬管理 靠制度勝過靠低調2022-01-21 09:42:34作者:魏敏

    在前不久某券商非銀行業首席在社交平臺炫兩百多萬的年薪(后被其本人辟謠)引發關注后,近日一則真假未知的某券商內設部門員工“社會行為準則”刷屏。準則要求部門員工在工作中不允許開豪華車(100萬以上)、戴高檔手表(15萬以上)、使用高檔包(5萬以上)。該部門聲稱這一“社會行為準則”的出臺,旨在“為堅持共同富裕的社會價值觀,符合當前的社會形勢,避免炫富、高調等行為給公司甚至整個行業帶來負面影響”,“部門員工須注意言行舉止,不允許因家庭背景等非自身因素產生優越感,當好一名職業banker”。盡管包括券商在內的金融業是金字塔頂端的高薪行業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坊間笑談該準則還是給高檔手表、豪華車和高檔包重新進行了奢侈品定義。車要百萬,表要15萬才叫炫富,令“凡爾賽”境界再上層樓。倘若準則為真,該內設部門的格局是有了,能夠先于公司總部甚至監管層出臺小范圍內的從業自律標準,但準則中的表述,暴露出了一些行業典型問題,利益相關者的焦慮之情也躍然紙上。

    實事求是地看,這里面首先躺槍的是不少吐槽被“平均”的金融從業人士, 身處行業或者公司內“鄙視鏈”末端的員工紛紛叫屈:“說得好像15萬以內的表和100萬以下的車,我們能買得起一樣”。其次,相對于某些擅長“悶聲發大財”的行業,薪資待遇相對顯性的金融業又有“槍打出頭鳥”,“出頭的椽子先爛”之虞。

    不少金融從業高薪人員同樣也會叫屈:一是自己一路各種苦讀、考證才能成為“卷王”,拿到相對高一些的收入。二是自己的個稅按最高上限交是行業普遍現狀,掙的每一分錢都是交了稅的。對比踏準風口,“一夜暴富”,卻在稅收上做手腳的多個知名帶貨主播,可謂高下立判。雖然不乏道理,但證券行業薪酬問題早已引發有關部門的重視。

    據相關報道,中國證券業協會近日為完善薪酬管理制度向券商下發調研通知,引導證券公司構建激勵與約束并重、長期與短期兼顧的長效激勵機制,通過適度拉長業績考核周期、薪酬遞延等方式形成合理有效的長周期考核評價體系和收入分配機制。同時注重有效激勵與問責監督相統一,包括建立科學的人員考核與合理的薪酬管理制度,將廉潔從業、合規誠信執業、踐行行業和公司文化理念等情況納入人員考核與薪酬管理,堅持正向引導激勵與反向懲戒約束并重。應當說,這些措施還是捏住了問題的“七寸”,并且對證券公司也是如此,涉及對券商評級扣分指標,如薪酬激勵過于激進,未能體現建立長期激勵機制要求的,將被扣分。業內外均明白,即便沒有最近幾期熱搜新聞,證券行業薪酬管理制度的落地也只是時間問題,這不是靠從業人員低調就可以化解或者避免的問題。

    但是延伸去看,一個行業的薪酬高低是否合理,能否取得社會認同,還是主要取決于行業壁壘建構與薪酬激勵機制的合理性,尤其是能否與其社會貢獻相匹配,畢竟給袁隆平發再多錢,也不會有人覺得奇怪。即便貴如金融行業,歷年社會責任報告怎么寫也早已經是各公司的重頭戲,亦可視為共同富裕理念在社會層面的萌芽與開端。

    (作者系上海健康醫學院教師)


    以上文章發表的言論,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證券時報立場。


    完善券商薪酬管理 靠制度勝過靠低調2022-01-21 09:42:34作者:魏敏

    在前不久某券商非銀行業首席在社交平臺炫兩百多萬的年薪(后被其本人辟謠)引發關注后,近日一則真假未知的某券商內設部門員工“社會行為準則”刷屏。準則要求部門員工在工作中不允許開豪華車(100萬以上)、戴高檔手表(15萬以上)、使用高檔包(5萬以上)。該部門聲稱這一“社會行為準則”的出臺,旨在“為堅持共同富裕的社會價值觀,符合當前的社會形勢,避免炫富、高調等行為給公司甚至整個行業帶來負面影響”,“部門員工須注意言行舉止,不允許因家庭背景等非自身因素產生優越感,當好一名職業banker”。盡管包括券商在內的金融業是金字塔頂端的高薪行業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坊間笑談該準則還是給高檔手表、豪華車和高檔包重新進行了奢侈品定義。車要百萬,表要15萬才叫炫富,令“凡爾賽”境界再上層樓。倘若準則為真,該內設部門的格局是有了,能夠先于公司總部甚至監管層出臺小范圍內的從業自律標準,但準則中的表述,暴露出了一些行業典型問題,利益相關者的焦慮之情也躍然紙上。

    實事求是地看,這里面首先躺槍的是不少吐槽被“平均”的金融從業人士, 身處行業或者公司內“鄙視鏈”末端的員工紛紛叫屈:“說得好像15萬以內的表和100萬以下的車,我們能買得起一樣”。其次,相對于某些擅長“悶聲發大財”的行業,薪資待遇相對顯性的金融業又有“槍打出頭鳥”,“出頭的椽子先爛”之虞。

    不少金融從業高薪人員同樣也會叫屈:一是自己一路各種苦讀、考證才能成為“卷王”,拿到相對高一些的收入。二是自己的個稅按最高上限交是行業普遍現狀,掙的每一分錢都是交了稅的。對比踏準風口,“一夜暴富”,卻在稅收上做手腳的多個知名帶貨主播,可謂高下立判。雖然不乏道理,但證券行業薪酬問題早已引發有關部門的重視。

    據相關報道,中國證券業協會近日為完善薪酬管理制度向券商下發調研通知,引導證券公司構建激勵與約束并重、長期與短期兼顧的長效激勵機制,通過適度拉長業績考核周期、薪酬遞延等方式形成合理有效的長周期考核評價體系和收入分配機制。同時注重有效激勵與問責監督相統一,包括建立科學的人員考核與合理的薪酬管理制度,將廉潔從業、合規誠信執業、踐行行業和公司文化理念等情況納入人員考核與薪酬管理,堅持正向引導激勵與反向懲戒約束并重。應當說,這些措施還是捏住了問題的“七寸”,并且對證券公司也是如此,涉及對券商評級扣分指標,如薪酬激勵過于激進,未能體現建立長期激勵機制要求的,將被扣分。業內外均明白,即便沒有最近幾期熱搜新聞,證券行業薪酬管理制度的落地也只是時間問題,這不是靠從業人員低調就可以化解或者避免的問題。

    但是延伸去看,一個行業的薪酬高低是否合理,能否取得社會認同,還是主要取決于行業壁壘建構與薪酬激勵機制的合理性,尤其是能否與其社會貢獻相匹配,畢竟給袁隆平發再多錢,也不會有人覺得奇怪。即便貴如金融行業,歷年社會責任報告怎么寫也早已經是各公司的重頭戲,亦可視為共同富裕理念在社會層面的萌芽與開端。

    (作者系上海健康醫學院教師)


    以上文章發表的言論,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證券時報立場。


  • 證券時報APP
  • 微信公眾號
  • 上海三对夫妇真实交换视频
  • <sup id="yqsiq"><noscript id="yqsiq"></noscript></sup>
  • <strong id="yqsiq"></strong> <optgroup id="yqsiq"></optgroup>
    <sup id="yqsiq"><button id="yqsiq"></button></sup>
  • <strong id="yqsiq"></strong>